:::

港勤股份有限公司

基隆港務facebook粉絲團

臺中高雄港務facebook粉絲團

高雄港務facebook粉絲團

花蓮港務facebook粉絲團

基隆港旅客服務facebook粉絲團

高港小舖facebook粉絲團

:::

紅樹林復育工程案例

跳過現在頁籤,直接到內容
安平港紅樹林復育監測報告 (九十一年十一至十二月)

委辦單位:高雄港務局

辦理單位: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計畫主持人:范貴珠

協同主持人:葉慶龍 顏江河(中興大學)  許博行(中興大學)

研究助理:陳正倫 謝佳霖 黃佳敏 郭惠姿

     謝光普 陳雅華 蘇紘誠 廖家宏

     鍾雨岑 劉志偉 林耿安 何淑玲

     洪淑玲 許曉琪 周育如 鄭錦隆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二月

一、前言

紅樹林(mangrove)是生長在熱帶與亞熱帶海陸交界區之木本植物,這些植物與微生物、真菌、其他植物及動物構成紅樹林生態系(mangrove ecosystems, or mangal)。紅樹林生態系不僅具有防風、護堤、淨化污染等環境保護功能,同時兼具生態、遊憩、學術教育及經濟等多重功能(Tomlinson, 1994; Kathiresan and Bingham, 2001)。近年來世界各國紅樹林面積均迅速減少,全世界紅樹林總面積為181,000 km2左右(Ellison, 2000)。紅樹林生育地退化原因主要為人類活動,其中開墾改用於農業、養殖業或旅遊發展佔最大部份。而砍伐紅樹林當作薪碳材或建築支柱、垃圾漂流、污水排放、道路、航道及堤防開闢、油污及其他污染物、船行及遊憩等,亦為主要之人為活動影響因子(Farnsworth and Ellison, 1997)。台灣紅樹林以往亦同樣面臨魚塭、農地開墾及民眾對於住宅用地、公共建設等開發需求之破壞;近年來則由於海港擴建、海埔新生地開發、工業區設立及環境污染等問題,致使大部份紅樹林生育地遭受破壞(薛美莉,1995;陳明義,1997)。

臺灣原有3科6屬6種紅樹林,但紅樹科(Rhizophoraceae)之細蕊紅樹(Ceriops tagal)及紅茄苳(Bruguiera gymnorrhiza)已絕跡,僅存使君子科(Combretaceae)之欖李(Lumnitzera racemosa)、紅樹科之水筆仔(Kandelia candel)、五梨跤(Rhizophora mucronata)與馬鞭草科(Verbenaceae)之海茄苳(Avicennia marina)等四種(劉棠瑞,1982);呂勝由等(1999)認為其中五梨跤之學名有誤用情形,因此已將其訂正為(R. stylosa),建議中文名稱仍可用台灣之特有名稱「五梨跤」,亦可稱為紅海欖。而安平港開發開發計畫對族群數量稀少之五梨跤及欖李影響最大,因此高雄港務局為兼顧生態保育及港區開發之理念,自1998年6月至2002年6月止,委託本校進行億載金城(此區為安平港商港區域外之私人土地)、四鯤鯓(包括3號橋及龍崗社區)及健康路水道等主要紅樹林生育地之環境監測工作,並在健康路水道、四鯤鯓地區復育五梨跤、欖李及水筆仔等多種紅樹林,期能營造樹種歧異度大之紅樹林生態系,以達保育及環境教育之目的。

第一及第二期復育監測計畫報告中指出,億載金城、健康路及四鯤鯓等監測地區之紅樹林生育地及生長現況差異甚大,尤其億載金城及四鯤鯓2地區並非典型紅樹林之潮間帶生育地,因此土壤、水質及植群資料無法實際應用於紅樹林之復育工作上。而3地區之人為干擾狀況僅能做消極之巡邏及清理工作,短期間內亦無法明顯改善。各監測地短期之水質、土壤分析結果雖與紅樹林生長無明顯相關,但推測長期環境逆壓可能對紅樹林有累積性的影響。而健康路紅樹林自1998年起因執行復育計畫,研究人員經常到復育區調查且清理廢棄物,並適時進行修枝、疏伐及除蔓等撫育工作。此外,高雄港務局及安平分局相當重視此保護區之復育工作,因此除定期雇工維持本區的環境整潔外,港警所人員亦經常巡邏保護﹔而靠近健康路之穿透式圍牆已完成,應可避免民眾侵佔及破壞本保護區。

第二期計畫報告提出近程之經營管理建議中指出,鯤鯓路3號橋魚塭地已徵收,龍崗社區正進行第三期闊港工程建設。水質及土壤經4年的長期調查分析,雖無法實際應用於未來的紅樹林復育工作,但二者基本資料已經建立,仍應繼續監測,以提供日後的參考數據。健康路水道則因進行紅樹林復育計畫,雖然各種破壞較另外2處紅樹林生育地為少,但仍應繼續監測自然及人為破壞因子之影響。本計畫乃延續第一及第二期計畫內容,繼續監測健康路保護區、鯤鯓路3號橋及龍崗社區河道之水質、土壤及紅樹林生長情形,以作為未來安平港紅樹林保育及經營管理之參考。

二、監測地點環境概況

本期監測計畫的主要監測地點為台南市健康路保護區、鯤鯓路3號橋及龍崗社區河道等紅樹林主要生育地,各地區相對位置如圖1所示。

健康路保護區、鯤鯓路3號橋及龍崗社區河道等監測地點位置圖

圖1 健康路保護區、鯤鯓路3號橋及龍崗社區河道等監測地點位置圖

 

第三期復育監測計畫在2002年11月開始進行,各地區監測前之環境概況分述如下:
(一)、 健康路紅樹林保護區概況
  本區環境較適宜的生育地已被海茄苳所佔據,其餘地區具有不良的水文條件及環境衝擊,並不適合紅樹林生長。前二期計畫曾將復育區之環境逆壓分為8種不同的類型(表1),其中衝擊A至E類型屬於人類所引起之衝擊,衝擊F至H類型屬於自然環境變化所引起之衝擊。整個復育區劃分為4個復育栽植區域(圖2)。每一栽植區之生育地狀況、衝擊類型及強度如表2所列。
 

表1 復育區主要之環境衝擊類型 (葉慶龍等,2002)

衝擊類型

描述

發生時間

衝擊 A

機動漁船及舢舨所引起之大浪

每日超過百次

衝擊 B

家庭之垃圾及漁業之固體廢棄物

經常性

衝擊 C

漂浮的殘骸,尤其是養殖牡蠣之長竹竿

經常性

衝擊 D

家庭及工業區排放廢水

經常性

衝擊 E

土壤污染:包括漁船排出之油污染及其他化學污染物

經常性

衝擊 F

土壤沖蝕及自然的水文改變

10至11月

衝擊 G

大量藻類纏繞紅樹林繁殖體及苗木

4至7月

衝擊 H

鷺鳥營巢—主要是鳥糞導致土壤養分過量及引起其他傷害

2至4月


健康路保護區之海茄苳林分及復育栽植區位置圖


圖2 健康路保護區之海茄苳林分及復育栽植區位置圖

 

表2 每一栽植區之生育地狀況、衝擊類型及強度 (葉慶龍等,2002)

栽植區

生育地狀況

衝擊

位置

土壤類型

光線狀態

最大淹水深度

類型

強度

Plot 1

靠近水道

砂質黏土

全光(1996年)
遮蔭(1998年)

50 cm

A
B
C
H

+++
+
++
+ (1998年)

Plot 2

位於復育區中間

砂質黏土

全光(1996年)
遮蔭(1998年)

30 cm

D
E
G
H

+++
+++
+++
+ (1998年起)

Plot 3

靠近施工便道

壤質砂土

全光

50 cm

B
D
E
F
G

+++
+
+
+++
+++

Plot 4

深水區

黑色軟泥

全光

150 cm

A
B
C

+++
++
+++

 
註:+++, 強度傷害; ++, 中度傷害; +, 弱度傷害
(一)、 本復育區面積可供栽植面積相當小且環境極端惡劣,惟第一及第二期本校師生盡心復育之下,目前以五梨跤復育試驗較為成功,尤其1996年及1998年二個年度在淺水區直插五梨跤胎生苗者,若陽光充足且土壤質地適合的地區,稚樹生長相當迅速且已大量結實,在母樹底下已有天然更新胎生苗產生(照片1)。在深水區中靠近施工便道旁,50 cm PVC管中五梨跤苗木具茂盛的支持根,很快深入土壤中定錨生長,三年內即已有胎生苗長出,與直接栽植在土壤者已無差異(照片2)﹔栽植在深水區PVC管之苗木,根系雖尚未完全深入土中,遠眺已呈現優美之水上森林景觀(照片3)。
   
  高雄港務局及安平分局主管及相關人員,均相當盡心配合計畫之保護措施及管理事項,包括在保護區四周架設不鏽鋼圍籬,並於設立醒目之紅樹林保育區標誌(照片4)。靠近健康路入口處之穿透式圍牆已完成,並設立保護區標示解說。本保護區亦定期雇工密集清理垃圾及進行疏伐修枝等林相清理工作。此外,除了港警定期巡邏保護區外,在健康路入口處設立檢查哨,晚間亦派有人員駐守。靠近健康路入口處已將漁民長期堆置於海茄苳林內之廢棄物清理乾淨。本保護區無論入口之水塘邊、海茄苳林內及復育栽植區景觀已經大為改善,因此為目前台灣保護最周到之紅樹林復育區。
   
(二)、 鯤鯓路3號橋概況
  鯤鯓路3號橋水道為約2 m寬之小溝渠,水岸邊原有五梨跤與海茄苳混生成相當優美之林相;而後因便道拓寬工程而幾乎完全損毀,僅剩右側溝岸仍有少數海茄苳及五梨跤殘存(照片5)。紅樹林第二期監測復育計畫主要是以左側較為開闊溝岸為復育試植區,2000年9月起除試植原有之五梨跤及欖李苗木外,亦試植苦檻藍(Myoporum bontioides)、繖楊(Thespesia populnea)及穗花棋盤腳(Barringtonia racemosa)等稀有之紅樹林伴生植物。
   
  第二期復育計畫期末報告指出,雖然3號橋生育地之水質與土壤污染嚴重,但2001年5月再補植當年成熟之五梨跤胎生苗,由於改進栽植技術與累積經驗,苗木之成活率及生長良好。在2001年2月所試植的苦檻藍苗木,則因事先在苗圃經過不同鹽度馴化,苗木栽植前的生長勢相當健壯,因此配合春季栽植時間,栽植1個月後生長相當良好;惟2001年11月調查發現因工程及漁民破壞,在堤岸邊僅剩10株。至於2001年3月底栽植之穗花棋盤腳,因為未經淹水及鹽分馴化之裸根苗,因此栽植後之成活率不佳,而且生長呈現停滯狀態。栽植在岸上之繖楊雖然僅存少數植株,但苗木生長快速良好。同時期由健康路移植之水筆仔及欖李PVC管苗木,生長亦相當良好,尤其水筆仔葉片較一般苗木肥大健壯。此區域因常有漁民進出,所以人為破壞較多。而台南市政府興建之水閘門工程已造成河道水位升高(照片6),後段河道有漁民堆置漁穫用具,且已逐漸擴張堆放區域(葉慶龍等,2002)。
(三)、 龍崗社區概況
  龍崗社區各排水溝旁原有許多海茄苳生長,而且為台灣五梨跤族群數量最多的地區,但因擴港建設之開挖與填沙工程,使紅樹林完全被破壞。龍崗社區之水道雖經疏濬工程拓寬,但堤岸上之土壤嚴重崩落且經常堆積大量垃圾。此 外,每日漁船進出水道相當頻繁,大部份水岸土壤非常黏重堅硬,含鹽量亦相當高,並非紅樹林復育栽植之理想環境。紅樹林第二期監測復育計畫曾以二側河道為為復育試植區,2000年10月起除栽植五梨跤胎生苗及欖李苗木外,亦試植苦檻藍、繖楊及穗花棋盤腳等稀有之紅樹林伴生植物。惟初期河道堤岸土壤不斷崩落,而影響復育苗木生長。而後第三期開發計畫全面進行拓港工程,原有水道亦進行護堤工程,垂直之鋼製護堤雖將原有崩落土堤固定,但亦將復育試植之紅樹林苗木全部掩埋致死,目前整個區域仍在進行大部份工程建設(照片7、8)。
 

五梨跤  殘存紅樹林

便道旁五梨跤  閘門使水位升高

健康路水上森林  回船池

健康路標示  觀賞平台

最後更新日期:105-11-29
  • 回上頁
  • 回最上面
[友善列印]